福州心理咨询师培训网提供2017年福州最新最优惠的心理咨询师培训、心理健康培训、心理团体培训、心理技术培训、心理成长培训课程,福建省内心理健康教育的专家组老师,福建师范大学、福建医科大学的资深教师授课。

防御在精神病理学诊断中的使用(一)

时间:2014-04-16 14:13来源:网络 作者:秩名 点击:
【福建心理健康网-心理咨询师技术文档】几个特别有害的防御:否认,投射,现实重构,现实检验的退行,整合的退行,初级过程包容度的退行
标签:防御 精神病理学 诊断

几个特别有害的防御:否认,投射,现实重构,现实检验的退行,整合的退行,初级过程包容度的退行

 诊断和治疗的选择首先有赖于自主自我功能状态的评估。精神病性还是边缘型或者是神经症性(较高)水平的功能的确定,相当仰赖于下述这些自我功能的完整性:

 整合/组织,抽象化,现实检验和与现实的关系,自保,次级对初级过程的思维,感知,记忆,精神运动控制,判断,预测,说话能力,智力结构,适应能力,处理能力,专注力和注意,执行功能(驾驭性欲和攻击劲力),从玩乐到工作的转变(有能力去工作而不是去玩)。

 更多关于自主自我功能,如:睡醒循环,感知,感觉中枢,记忆(对于人物,地点和事物的感知的回忆),定向力(对人物,地点和事物的感知的觉知),运动控制,言谈,这些都是自主自我功能。

 精神病性疾病可以由某些自我功能的遗传性或者先天性的特点引起。在许多精神分裂症病例中,紊乱的想法似乎是起因于无能力去组织和整合想法,去使用抽象能力来理解世界,以及去把怪诞和梦一般的念头阻止在意识之外(初级过程幻想的包容度)。

 精神病也可能会发生,当极其强烈的情感同一时间摧毁了几种自我功能时,尽管这些功能的崩溃并非一定达到了精神病性程度。

 在那些由于强奸而被性虐待的女孩当中,自我的崩溃并不罕见。如果虐待是长期的,因此而发生的她们的强烈愤怒,恐惧,痛苦和抑郁情绪可能会侵蚀某些自主自我功能,如专注力,与现实的关系,抽象,整合,智能以及后来的执行功能(驾驭来自攻击和性愿望的压力)的发展。

 在精神病性疾病中,不管是由于器质性大脑病理,情绪性创伤,还是长期的软弱,我们一般都能找到自主自我功能的受损。这些思维方面的缺损所涉及到的神经学机制本质上是未知的。

 其他可能在精神病中被破坏的自主自我功能还包括:记忆,自理能力-卫生,社交技能,自体可逆性适应-融入到环境中,玩耍发展到工作,预测和判断,异体可塑性适应-对环境的管理,观察自我-自我反思,自我兴趣-业余爱好和副业及自保。

 当自主自我功能受损或不足时,情感和愿望的高涨将会引起防御性活动。同样的防御都有可能会发生在精神病和非精神病状态中。投射和投射性指责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被精神分裂症者所使用,但是也是可以被正常人但偶尔使用(导致婚姻的争端),和被恐惧症患者使用(如:由无法接受的怒火和内疚投射到桥梁上而引起的桥梁恐惧,会导致恐惧症患者害怕过桥时的死亡惩罚)。

 理智化可能会被变通大学生用来避免社交焦虑,或者被精神分裂症患者用来掩饰不现实的信念。在精神病性人群中,关键的搜索是找出在现实检验和其他自我功能方面的严重故障,而不是首先考虑某些特定防御的使用。

 在诊断和治疗任何人时必须被考虑到的自我力量,包括情感容忍度,冲动控制(摄食,性欲和攻击劲力的),痛苦和挫败的耐受性,初级过程(乘法化,象征性)思维的包容度,恰当的升华渠道的发展,使用幻想作为试验性行动,以及利用心理活动而不是躯体通道来宣泄情绪。

 作为一种规则,自主自我功能和自我力量越是受到干扰,个人渐变进入精神病性范围的程度越重。自体和客体恒定性的能力越是变得虚弱,治疗师就越是需要担忧自己是在对付一个有边缘性或精神病性疾病的人。

 此外,超我需要受到密切的关注。超我异常可以发生在那些有足够的,脆弱的,或者有缺陷的自主自我功能和自我力量的人身上。换句话说,严重的说谎者,骗子和犯罪分子可以是高功能的边缘性精神病患者或者显性精神病患者。

 虽然防御操作的评估对动力性治疗师来说是一项关键的活动,但拥有足够的自我,超我和客体关系能力以接受分析性技术治疗的人当中,决定性的是解析出诊断性区别即:如果某人拥有足够抽象能力,整合功能,现实检验和观察自我,一些自我力量,一些共情,依赖和亲密的能力,以及足够的完整性,治疗师就可以使用分析性诠释技术去消除或修饰病态的防御群。

 提供一个有关防御和情感的试验性诠释可以确定人们的抽象和整合能力是否足以让他们接受一种内省导向的治疗方法。

 更多关于客体关系和防御方式

 为了让人们可以经由对自己的防御的面质和诠释而得到治疗,他们必须拥有一些能力去维持一套在亲密关系方面的功能和才能。

 在边缘性和精神病性人群里所存在的自体-客体区别的紊乱,临床上会在他们的共情,信赖,亲密感,稳定性或温暖等才能和念头当中体现出来。

 温暖-伦理学:人际关系间的温暖,共情,依赖,抱持的环境,个性,亲密感和稳定性的问题。人们在这些领域的才能越有限,他们就越倾向于扮演,并且他们以诠释性治疗方式获得疗效的可能性越小。

 温暖-伦理学

 除了人们的主诉和他们可识别的症状以外,我们需要在评估过程中找出以下这些方面的缺陷

 1,共情:他们不能使自己适应其他人的感受吗?而这方面缺陷是否严重冲击了他们的道德感,即他们在人际关系中的正直性(对超我的破坏可以发生在当共情和亲密感方面的缺陷长期存在的)

 2,依赖:他们的依赖能力的受损程度有多厉害

 .抱持的环境:他们不把自己当前的世界视为相对的可信赖吗?

 4整合的个性

 5人际关系中的情感亲密的容忍性

 6人际关系方面的稳定性

 7人性的温暖

 当我们发现在上述领域中任一方面存在紊乱时,只解析关于防御,内疚和冲突的假设是不够的,还要去找出那些引起客体关系难题临床表现的内心冲突所牵涉到的缺陷和防御:温暖-伦理学。

 

温暖:温暖可以是假装的。但多数人在建立人际关系接触时都会体验到愉快。伴有微笑的,令人愉快的互动,是普遍而惯常的经验。有客体关系紊乱的人则可能会显露出一种冷酷或一种对温暖的人际接触的反应不足。这些人可能使用情感隔离和僵化的规则,在诊断上他们经常会温暖而神经症性的强迫思维行为所混淆。

    冷酷的人通常在令人兴奋的事情方面,长时间地忍受了源自他父母的相对无反应性而导致的一种早期紊乱。这个始于(分离个体化)和解亚期(16-25个月龄)的基本发展性损害,可以经过青春期并进入成年期持续存或变得恶化。

 温暖方面的缺陷必须跟共情性抑制区别开来。抑制或者说对一种仍然存在的温暖和高傲能力的防御性放弃,作为对内心冲突的一种解决方法而发生-就像是对醒悟的期望的防御,这种醒悟移情来自早前令人失望的关系。

 共情。共情得以发展的一种方式是需要我们拥有跟他人一样的经历,这样他们的报告就会在我们身上激发起平等的情感。

 它的弊端是:治疗师曾有的相似经历可能会投射,会在实际上干扰了共情的发展。

 另一个关键点:精神分析师和动力学治疗师要能够使自己去跟其他人调合,通过对那个人的心理动力学的理解。比如:当一个你正在治疗的人冲你生气的时候,你对自己要有这样的看法“这家伙总是生气,当他对某些事情感到忧郁的时候”对他的动力学的全面了解,会引导你去对他诠释说,虽然他在向你表达愤怒,但因你对他发生过的事情的知晓使你觉得这个愤怒只是一种防御,是为了保护他以免暴露出对抑郁和无能的困窘。

 有一种途径使人能直觉地,未经意识的觉察地从彼此间挂号信一些信息。如:当某人跟你说话,你发现自己变得紧张。当你回顾自己的想法时,你无法找到自己身上任何特定的可以造成你紧张的冲突。你注意到这个跟你交谈的人,看起来单调沉闷小心翼翼。这点可以引导你解析出这个人是在使用情感隔离,也许还有压制,作为防御。就在你通过共鸣想捉住他们试图自己觉察到情感的同时。

 MARCUS的反移情三要素宣言让治疗师得以确定一个干预对于治疗来说空间是有利还是不利的

首先,反移情的根源是来自治疗师的潜意识或前意识(通过转移注意可获得的念头),其次,反移情对病人的移情或其他素材有特异性。第三既然被称为反移情,治疗师的反应也会防御性地打断或扰乱治疗过程。

 
亲密感,稳定性,个性

 人际关系中的亲密感和稳定性两者都倾向于,取决于个性(或自体影像)的稳定性。在存在着儿童早期或青春期对自体影像的损害时,成年期人际关系中的亲密感将可以引起自体-客体整合焦虑。这种焦虑可通过距离的创造,身体上感情上离开爱的客体,或通过挑起吵架(敌意作为一种防御)来得到缓解。

 温暖-伦理学的使用与客体关系评估的其他领域有关。人际学家提示本质上有三种水平的人际功能,当它涉及到人际关系时。最低水平“自恋”(实际上,自闭的)。在这个原始水平,人们不把其他人看作是各自分开的,而是从幻想和愿望的角度来错看人的反应。他们生活在幻想的世界中,并且由于糟糕的现实检验和判断而不断的犯错。

 稍高一点的水平为“需求-满足的”。这个水平的人们对那些跟自己建立关系的人普遍上表现出冷酷无情的态度。他们利用另人来达到性,金钱或个人晋升的目的,但极少对亲密感有兴趣,很少关心他人的感受或功能。

 最分享的人际功能需要“相互共情”这个水平,人们彼此调谐,尤其是关于心情,愿望和敏感度。他们尝试去理解和帮助彼此。这个水平中的人不会排斥另外的功能水平的动作。人类越是成熟,相互共情就呈现得越多。

    从发展角度来说,马勒界定了人际关系的内在心理基本的四个阶段。在自闭期,儿童很难将自体跟客体的经历的感知和记忆与客体的感知和记忆区分开来。

 共生期(3-6个月)引来的“分离-个体化”期(7-36个月),此时一种对彼此牵绊或融合的渴望与对融合的焦虑将会交替地出现。在与自体跟客体影像的合并有关的焦虑出现时,防御性的疏远动作就开始实行了。

 当距离过远时,毁灭的孤独感会连同这种分隔而出现,接着儿童就会使用其他的防御机制来恢复亲密感或融合感:哭闹,哀怨和黏人。

 分离-个体化期会从大约七八个月大的时候开始一直延续到三四岁。经过分离-个体化的四个亚期之后,儿童就可望发展出关于自体和关于他人的相当稳定和可靠的影像(自体客体恒定)。3岁以后,符合平均预期的儿童都能够从自己母亲那里被分离更长时间而不会产生严重的分离焦虑。

 父母要很留心当孩子在穿越这些亚期并在自己能力所及进行自我调整的时候。并且关于分离,完整性和个性的冲突,会在青春期持续而通常需要被再解决,然后一般在成年期会画上句号。

 

 人格障碍中的客体关系和典型防御

 一些人格障碍是建立在分享-个体化冲突的基础上,需要了解源于童年早期未解决的分离-个体化和青春期的再现。其次以结构理论为基础的人格元素应该被整合:这些冲突到那些促成了合并着分离-个体化问题的人格障碍的劲力愿望,情感和防御。

 一些人格障碍涉及到因分享而引起的内疚,以及作为一种自体-客体融合以防御这种内疚的重聚。可见于那些允许侵扰的父母控制自己的成年人,以缓解自己因为显得过于分离伤害了父母而产生内疚感的人
 
一些类型的感情疏离的发生是为了防御自体-客体整合的情感-此时这种疏离在同一时间里也惩罚了这个人,以缓解内疚感。

 举例说明常见的人格问题

 有“壁花”,一各为社交抑制所累的人。通常会从回避和言谈的抑制等角度来看,但是分离-个体化动力也可能会导致她成为一个“月亮”,利用一种疏离的防御去回避跟其他人的亲密感。

 “恶霸”,通常从侵略性劲力和投射性认同的防御性使用角度来考虑这种人:他们试图在他人身上激起恐惧,以便自己不会感觉到受惊吓。但他们可能会无意识地渴望,痛苦和绝望,这样做会缓解他自己对自我分解和令人忧愁的分离的感觉,通过使他人感觉到其他人有着跟他(恐吓,狂怒和害怕)一样的情感。

 “卑躬屈膝者”是一个颤抖着的,孤僻的人,害怕自己的阴影,使用被动和禁欲主义(撤离)的防御机制来避免其在攻击性方面的内疚感,也可能回避任何与导致自体-客体整合焦虑的客体接触。

 “唐璜”玩弄女性的男人。通常用涉及性驱力,超我不足方面的理论来获得对他的概念。他也可能是个彗星,喜欢享受强烈而性欲化的亲密的快感,但接着必会逃跑以便防御自体-客体融合的抑郁性情感(虚无的感受)。

 “淘金者”追求金钱的女性。她是自恋的,尤其是关于她的口欲性驱力(对金钱的渴望)她利用性来达到那个目的(性欲化作为一个防御)并且由于超我缺陷很少感到内疚。

 对错综复杂的事情,她可能会回避温情和亲密感,通过防御性地(冷酷无情的)把注意力集中在口欲性满足(口欲性力比多退行上)。为了防御身份认同弥散焦虑,用抵偿性的性活动来避免亲密感。

 “母夜叉”-好斗怀有敌意的女性-通常会把我们引导到关于驱力方面的推测,尤其是攻击性的宣泄。她可能在防御严重的分享焦虑,这种敌意可以防止她跟别人靠近,然而同时她却通过自己言语上的敌意控制来使别人依然拴在她身上。

 “书呆子”在社交上不善于跟别人共事的一种人,因为适应的抑制的防御机制,表达攻击性方面的冲突,以及有缺陷的社交能力(作为自我功能)而受苦。他可能无法摘取和理解跟别人之间的状况,或在社交方面跟别人互动。他的发啊妈啊我行为也可以防御他因为危险地顺从于一些团体而导致的自体影像毁灭
 
“恶作剧者”常见男性,患有严重的阉割焦虑,防御性的通过使别人受惊吓来引发恐惧。实施恶作剧可以吓到其他人并且对他们表达敌意攻击。他通过诱发对环境安全方面的担忧,在他人身上引发出(投射性认同或点煤气灯)他在自己的幸福感当中感觉到的不稳定感。

 

 

HelloHi心理网收集整理:www.hellohiheart.com
福州心理咨询师培训报名热线:13763857760 谢老师 QQ:88569763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
HelloHi心理网,聚焦心理行业相关动态,福建心理咨询师考试相关资料,心理测试、心理量表、心理视频、心理学等心理健康知识,以介绍心理学知识、宣传心理健康、提高心理素质为主,是心理学家交流的平台,心理学爱好者学习的平台,健康心理呵护的平台。
推荐内容